呆天

我没想到我都这么大了还能收到这样的纸条

林森每天晚上都给江淮打电话,虽然对江淮来说是晚上。
一次江淮赶上手术,夜里才下手术,看见手机上未接怕得要死。算着时差人应该在睡觉,又不敢打回去,怕吵醒了害林森失眠。自己躺着床上翻来覆去,在林森ins下留言说,你想了和我打电话好不好。
把手机放下,心里空落落的,就给林森舍友打电话。舍友通宵打游戏,立刻借了电话,说,她回来就没出来,可能在睡觉。
江淮怕的手在抖,又不知道能做什么,佛和耶稣都拜托了一遍之后自我安慰,说林森今天课少应该很开心,说林森刚买了新衣服应该很开心,说林森前两天去吃了中餐厅应该很开心,说这半年什么时候是个头啊。
江淮恍恍惚惚里做了梦,梦着林森就躺着他旁边,抱着他说,你抱抱我,抓紧我,别不要我了。林森边说眼泪边下来,流在身上,发烫。
手机振动的时候江淮猛地醒过来,看见林森发了邮件过来说,醒了,梦见和你在床上,你怎么不抱住我。

片段灭文

林森刷着微博,手机嗡嗡提示没完。她不停的拉黑不停的删过去的微博,提示还是没停。
她发了一条,说,别骂了。后面立马几十条评论跟上。之后她微博卸掉了。

第二天江淮约着林森去逛街。两个人并着肩慢慢地走,林森是在看橱窗里的衣服,江淮是在回信息。
江淮最近正火在风头上,信息一个接一个回不完。旁人的消息一个也不看,他只顾着问编辑,我公布了是不是给你们惹了不少麻烦。
林森站在服装店门口,叫江淮过来。江淮没听到,在回别人的信息,还慢慢地往前走。林森拍了他一下才算停下。
“这件衣服我穿好看吗”
“好看好看”江淮抬头看模特“露脐装会不会冻肚子啊”手机滴滴响个没完,江淮又低下头去回编辑信息。
“我说的是那件风衣”
编辑回复说,这事看你自己。信息回不下去了,怎么看自己。
信息不再管了,陪女朋友哪有只玩手机的道理。江淮把手机装兜里,去衣架上把衣服拿下来,比划两下,“还挺好的,颜色暗了点”
林森站在店门口,没往里走,皱着眉,“走吧,不试了”
江淮赶集跟上去,满脑子都是那句看自己,怎么看啊。
林森蒙的拉住他,“红绿灯了”
江淮愣神,懵懵的扭头看林森。
“我叫了你两遍”

过了路口,林森头也不回地往前走,“你把消息都回了,别耽误事”
江淮低头打字,什么叫看我自己
编辑没回,可能是在忙。
江淮紧走了两步,追上林森,“不耽误事不耽误事,我们接着逛吧”他伸手去揽林森,林森把他手拍掉。
“热死了”
江淮开始讲编辑的事,讲编辑催稿恨不得随身带把刀,讲校对特麻烦,逼疯了新来的助理。林森嗯嗯哦哦得回应他,天太热了,人容易烦。
手机嗡地震动,编辑改用短信回过来,凡事都取决于人的态度。
编辑说的太委婉,说不明白,江淮回短信让编辑说明白些。
林森拍了他手臂一下,江淮停下了看她。林森轻轻地拉着他的手接着往前走。江淮就用另一只手接着问编辑。
编辑又不回信息,可能在写很长一段话。

两个人到了甜品店,林森拿着菜单点了双皮奶,点了杨枝甘露,又点了冰淇淋。
江淮坐对面笑着看她,“不怕胖啊”
“滚蛋”林森皱着眉伸手作势要打他。
江淮笑嘻嘻的躲,等林森手拍过来又攥住她手腕,顺着就拉住她手。
“热”
“那你刚刚不是还拉我的了”
“那不一样”
“怎么不一样了”
“你不知道为什么啊”,林森也不皱眉了,板着个脸。
“为什么啊,刚刚不是还说热”江淮一脸茫然,手指一下一下的在林森手腕上点着。“你一会说热,一会又有拉着”
林森看着江淮的脸,忽然意识到他可能真不知道,他可能没意识到。
“忽然想拉着”
“天这么热,拉着出汗啊。大街上一会拉拉扯扯的,一会又不让拉拉扯扯的,影响我声誉啊。”
林森盯着江淮的手,不知道说什么。“你不想让人看见?”
“不是啊”江淮笑眯眯地看着林森,旁边的人叽叽喳喳的他完全不想听,他就想这么看着林森。
之后林森什么也没说,两个人头对着头吃掉了冰淇淋。
“太热了,我想回去了”
江淮看着刚吃了两口的双皮奶,皱着眉“吃完再走吧”
林森吃了一大口双皮奶拎了包往外走,走了一步又扭头回来。江淮还没放下手里的勺子。
“你有时候不听听别人说什么吗”说完林森就扭头往外走。
江淮拿了手机去追。
“我自己打车回去,你不用送我了”林森步子飞快的往外走,她知道江淮脚还没好,追不上。

江淮追了两步,追不上,就回来甜品店坐着。想了一会,越想越糊涂,就发消息问他姐,林森忽然生气了,怎么办。
江宁信息会得快,为什么
不知道啊,逛街就生气了
过了一两分钟江宁回了信息,你个傻逼,自己去微博搜自己
江淮在搜索栏搜自己,跳出来的第一条是他公布恋情,从第二条开始就是粉丝偷拍直播他和林森逛街
拍的人说,江大和女友逛街全程不交流。评论说假恋情,这女的怎么配得上江大。
拍的人说,江大女友主动去拉他手。评论说,倒贴,这种女人倒贴。
拍的人说,他俩甜品店吃东西不说话,气氛好尴尬。评论说江大根本不爱她,是女的一厢情愿。
江淮点进偷拍的人的主页,新的一条才刚刚发,就有近百人点赞,一路上都有几个粉丝跟着骂那个女的,还有一个跑去撞了一下那女的,江大一直不管,这个恋情怕是炒作。

编辑的信息忽然跳出来,公布恋情影响挺大,你要处理好。
江淮脑袋忽的就空了,他开始想刚刚林森说的话,想这一路上自己在干嘛,他听见周围的人嗡嗡地讲话,在一片喧杂里,他听见几个人,就坐在林森后面的桌子上,说,那个贱人终于走了,江淮看上她什么了。
江淮走过去,看见他们惊讶的表情,看见其中一个笑的收不住嘴角,然后压低了声音说,管你们屁事。
江淮坐在出租车上翻林森的微博,主页已经清空了,可粉丝数却一两万人。他看见好多人发微博@林森,看见好多人在讨论甜品店的事,看见好多人私信他说和那个女人分开,她配不上你。江淮想去快点去见林森,想去抱抱她,或者让她抱抱自己。

林森在门口打扫卫生,把写满了字的纸一张一张的揭掉。
江淮从楼下跑上来,看见门口的一地狼藉,跑过去要抱林森,林森退了一步说,你走吧。
江淮不管林森一直推他还是抱着林森,小声喃喃着,对不起对不起。

我整日惶惶不安,提心吊胆
生怕做错了什么
却又每日劝自己,人怎么可能不犯错,大胆犯错就是了
怕的其实不是犯错,是不知道犯错后得到的和失去的是什么
恋爱以来,怕自己做错了什么,让你离我又远了一分,又想,我们在恋爱啊,小小的错误你总是会包容我吧
可到头来,还是怕
怕失去你啊

祝幸福,祝开心,祝圆满
只是,那些故事里可能就没有我了

你不会想我吗
你不觉得我们这样不伦不类吗
为什么要答应
玩也该结束

我们啊。多莫名其妙啊。

一个人的成全
好过三个人的纠结

找个地方,偷偷的藏着自己的心情,你看不到,他们也看不到,只给自己……